调教虐文秘诀:传说中的毛毯厂中学……-太湖县牛镇中学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39

秘诀:传说中的毛毯厂中学……-太湖县牛镇中学

2017-03-25圆梦高考

小编提醒:考生必看哦!
2017年3月5日,刚接受春雨洗礼的合肥没有惊蛰的雷声。在合肥西门客运中心,我见到了一对提着行李箱的母女。
“我们要回学校。”那位姑娘今年高二,扎着马尾辫,高挑而清纯。她告诉我,这几天高三月考,其他年级刚放完了三天假,而此时,她和母亲正在返回学校的途中。
她的母亲皮肤黝黑,步伐矫健。“我是陪读的妈妈。”她笑着对我说龚雪近况,“女儿读书辛苦,我过去陪着她,给她做饭。”
这时,车到了。这对母女抬头瞥了一眼车上张贴的目的地,仿佛再确认一遍才能使他们安心。目的地:毛坦厂。
安徽各地通往毛坦厂的大巴似成校车
上车之后,发现车内满满当当地挤着捧着书的年轻人、黝黑的中年人和沉重的行李箱。一个披着头发、身着牛仔衣的姑娘似乎和她的母亲闹了别扭,李芳雯可就当她的母亲在远离她的座位坐下时,她迅速从书包中翻出一本书,成为了其他所有的年轻人。

途中停靠小站,更多的年轻人、中年人和行李箱涌入拥挤的车厢。一路颠簸,毛坦厂的印记愈发清晰,甚至半山腰上有着“走南闯北,不如毛中一套房”的标语。
很多安徽各地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到毛坦厂中学,长途大巴就是往返于家和学校的交通工具。比起窗外的徽派建筑和空蒙山色,年轻人们似乎更执着于课本与复习资料。

大别山下的小镇,一切都是毛坦厂中学的附属品
安徽六安,地处皖西,并不富裕的农业大市。毛坦厂镇所在的六安市金安区紧邻三个国家级贫困县(区);这个小镇曾挖掘出一座周代墓葬,出土数件青铜器。境内有一处AAAA级风景名胜区——东石笋景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个——毛坦厂明清老街重点古建筑。而这些与毛坦厂中学相比,似乎都鲜为人知。
从毛坦厂临时车站下车后,就有红色的小四轮电动车蜂拥而来,司机用方言喊着:“去学校,走吧。”远处刻有“迎宾大桥”字样的小桥上,满满都是年轻人、中年人和行李箱。一片新式住宅区底楼的商铺都还在装修中,楼上居住区层的玻璃上贴着“学区房”的字样。
往学校方向走,我看到了更多的年轻人、中年人和行李箱。一直走到镇中的小马路上,两边的商铺大多被烙上了毛坦厂中学的印记。电子屏幕上闪着“代陪读”的广告,超市门牌上的大字是“学府超市”,药店门口的宣传海报上印着的也是“提高记忆力”。

跟随一个年轻人,我拐进了一条小巷。小巷中每个门后都藏着一个小院;每个小院中有七八间小房间,面积只有科大寝室的三分之一。房东老太太告诉我,这七八间小房间都是用来出租的,租给毛坦厂中学的陪读家长和学生。房间里的家具很简单:一个足够两人居住的高低床或是大床,外加一张旧书桌。这样一间小屋子,房租按学期算,一学期四千。毛坦厂镇的老人们,很多都以此为生。

这件小房间一学期的房租是4000元,住着一个学生和陪读母亲。
沿着镇中的路走,人越来越多,各种小饭馆和文具店都把摊位摆到了人行道上。路的尽头,是毛坦厂中学的正门。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毛坦厂中学的正门。
当然,小镇上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从镇上的红色电瓶车与出租车到国内运动品牌商店,从小饭馆到农家小院,没有谁能离得开这所学校而生。在大别山脚下,这座小镇熠熠生辉。
关于在毛坦厂中学的生活,我们在人口大省的学校中都能找到影子
“早上六点半到班自习,晚上十点五十下晚自习。中午可以午睡一会儿。”
毛坦厂镇上的这个校区是毛坦厂中学本部,复读区则在一个被学生称为“后山”的地方。由于时间限制,我无暇赶往复读区。在学校本部,一个年级有五六十个班,一个班八十多人,每个班配有一名班主任韩城暖恋,各科任课老师各一名。而在复读区北京辉子爷,据一位同学介绍,人数远多于本部,一个班有一百余人。

高三月考结束,校园打破了沉寂。
当我问起学校的一本率时,一位高三的姑娘笑着说:“我们好像说本科率比较多,上90%。”而据另一位同学透露,毛坦厂中学本部的一本率超过70%。而安徽省全省高考的一本率,仅为10.12%。
“班主任个个都非常严格,几乎要管所有事,任课老师稍微好些,负责把课上好。”一个刚进学校不到一年的男孩子告诉我,“学校只招男班主任,因为女老师肯定受不了这样的工作节奏。”
毛坦厂中学的班主任经常看教室的监控录像,严格维持课堂和学习纪律。他们与学生和家长保持长期沟通,对每一个孩子的学习情况负责魔教浩珉。
“我们的老师工作很辛苦,当然了,工资也比其他学校高。”一位学生说。四年前有网络上的信息称,毛坦厂中学普通主课任课老师一个月的收入可达七八千,在这样一个山区的小镇里,相当可观。
“如果班里有同学考上清华北大,班主任和学生都会被奖励10万元。”那个小伙子一脸歆羡。
在毛坦厂中学正门旁有一家补课机构。我问:“晚上十点五十才下自习,还有什么时候能补课?”
前台很淡然:“中午呀僵尸妓院,或者晚上,十一点补到十二点。一对一,一个小时180元,一周三天一个月1200,绝对保证质量。”

正门内的“腾飞雕塑”

学校操场

装了铁丝网的宿舍楼

女生宿舍楼的走廊。每间寝室十个床位,
一般住六七人,没有写字桌,学生们在床
上架起写字板。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熄灯。

校园内标语

学生食堂,一位母亲给两个孩子送饭
陪读家长:曾因为没及时给孩子送上饭而哭泣
小镇上有一条小河,中年人在河边洗着菜。随后,她们端着盆消失在小巷中。在当地人的小院里,每间小房间的门口都摆着一个电饭煲和一口锅,这就是每个陪读妈妈的露天厨房。
“中午十一点半,晚上五点多戴戎光,我都烧好饭菜拿到校门口,带个小板凳,孩子就坐在校门口吃饭。”这位母亲来自宿州市,这是她来到毛坦厂的第三年了虫虫书吧。三年如一日,她每天踩着同样的路,提着不同的菜谱,与她的孩子短暂相会。
“有一天停电,没来得及烧好饭,我都急哭了。”说到这里,那位母亲却笑了起来。
学校附近的当地人小院住满了陪读家长,他们大部分来自安徽农村。一个家庭的父亲往往在大城市打工,母亲跟随读高中的孩子来到毛坦厂,有的会带上年幼的孩子,有的则把襁褓中的孩子托给在家乡的老人。在镇中的路上,我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姑娘牵着一个两三岁小女孩的手教她走路。
超级中学的走红,反映的是现实的城乡差距
《毛坦厂中学的日与夜》、《舌尖上的中国2》、各媒体报道……毛坦厂中学走红了。为什么红?有人说,这样的教育模式是“泯灭人性”的。甚至有些城镇的老师如此“吓唬”学生:“你们不好好读书,以后就去毛坦厂中学复读班。”
但像毛坦厂这样的“超级中学”并非个例。我听到过很多人描述过自己的高中生活:早起的自习谷元廷,上到十点半的晚自习,其实很普遍。毫无疑问,这里的管理只是更加严格而已,这样的教育模式在各个高考大省十分常见。从衡水到毛坦厂,这种现象背后,折射出的仍是城乡差距这一现实。
以毛坦厂中学为例:80%的毛坦厂中学本部学生来自农村。他们在初中时期接受的教育质量比不过城镇学生,能够考进这所安徽省重点中学已着实不易。而在安徽这个高考大省,应届高考生一本率仅超10.12%,不到北京的一半;211录取率,北京达到12.5%,安徽仅为3.5%。而城市又如同黑洞一般吸取资源,导致城乡间教育投入分配差距过大。农村学生如何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秘诀无他,只有毛坦厂中学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两横一竖,干!”
在探访过程中,我还遇到一位家住合肥的姑娘。她的父母在合肥工作,她也在合肥上的初中。调教虐文但是由于学籍在六安,如果想要留在合肥读高中,就不得不上缴一笔数目可观的择校费,最终,她只能选择毛坦厂中学。据了解,合肥等一些大城市的学校会留出少部分名额给来自外市的顶尖学生,这些学生往往是竞赛生,通过自主招生进入省会的高中。即使在一个省内,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性也阻碍了大批优秀农村学生进入城镇接受更好的教育。
近几个月,很多微信公众号推文在网络上迅速走红。以“一无所有”为例,很多考入大城市的农村学生感慨奋斗经历不过让自己和别人站到了一条起跑线上任雯文。我常笑着和同学说:“毒鸡汤,别喝吕代豪。”
但这些又毒得很真实。在毕业之后,文化差距和人脉差距时常让农村学生在和同等资历对手的竞争中占据劣势。高考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但是未来还有更激烈的战争需要面对。如果没能取得实质突破,他们仅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家庭境况,而要真正在城市立足,还有更长的路要走。阶级分化和阶层固化让高考成为农村学生走进城市的唯一通路,而城镇学生却有更多元的成才选择。这样的矛盾,又该如何解决呢?
嘲笑毛坦厂是可耻的
这是我在网络上看到的一段评论,觉得挺有角度,分享给大家:悲悯也许应该多过愤怒,他们也是受害者,而我们这些作壁上观横加指责的人,是既得利益者。这种态度,同样可以用于面对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家长和老师,他们所有的疯狂都并不可笑舟舟指挥视频,如果你处于他们的位置,也同样如此。
谁不希望气闲神定地生活,不希望有闲暇去琴棋书画,去爱自己的所爱,倾心付出,就像,我和我的朋友,依然希望毛坦厂是当初那样一个油菜花与杜鹃花铺展其间的安闲所在。但是,我们这个时代太急促了,来势汹汹,没有余地。通过房价,通过既得利益者的各种掠夺,让阶层固化,毛坦厂中学已经成为一种惨伤的存在,底层倾其所有全力以赴,借它为自己争取一点极其可怜的机会。
从这个角度上,毛坦厂中学呈现出来的一切奇葩现象,都与它自身无关,它映照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它的内部与周边的所有人,都是被侮辱与损害者。不管它表现出怎样的荒唐,作为局外人,都该哀矜而勿喜。
后记
来到毛坦厂的这天是周日。采访结束时,正赶上毛坦厂的周假:每周日下午毛中所有的学生都有三小时的假,所以校门口并没有提着饭菜等孩子的家长。而在学校旁的小饭馆里,却挤满了年轻人和中年人。从学校涌出的高三学生脸上都带着些许疲惫,却依旧讨论着刚刚结束的考试试题。
我坐上了回合肥的大巴。汽车穿过小镇的时候,我最后看了它一眼草字头加内。穿着校服的年轻人背着书包,三三两两散落在路边的小店门口;中年人挽着年轻人的手,有着说不完的话;零星的老人拄着拐杖陆云生,在疾步的人群中缓缓行走。
“姑娘,怎么这个点去合肥?”旁边的中年人问。我说:“我不是毛坦厂的学生。”
两个小时后,这座小镇又将回到往复的宁静与秩序之中。

« 上一篇 下一篇 »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