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斯特拉达姆士第三章 龙族5王者之心-无忧书库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6

第三章 龙族5王者之心-无忧书库

路明非离开了婶婶家。
原本他还想在那呆一段时间,毕竟那里是自己曾经生活过十几年的地方,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但是和路鸣泽通完话后他意识到自己真的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其实早在他拒绝路鸣泽的那一刹那,他的命运就已经像是离弦的弓般一往无前没有回路。
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紧急刹车,停在路明非面前,轮胎与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路明非猛然抬头,视线停留在跑车上。“师……”他嘴唇动了动,但随即又意识到什么,把话咽了回去。
看到红色的跑车加具土命,他第一反应就是开着法拉利的诺诺诺斯特拉达姆士。路明非恨不得煽自己一巴掌,该死,为什么他会产生这种错觉,明明现在他和诺诺已经不可能了。
“愣着干嘛,上车呗。”驾驶座上苦刺心,身穿紧身黑衣的女人朝他招了招手。
“哦。”路明非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座上。
“你……”
“无论何时,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酒德麻衣看出路明非的困惑,抢在他前面解释。
“哦,哦。”路明非点点头,随后又保持沉默。
“你看起来很忧郁。”酒德麻衣说。
“哪有。”路明非抬起头。
“你骗不了一个有着多年恋爱经验的大姐姐祁东房产网。”
路明非噎住了。
“不要以为自己看懂了女孩雾隐才藏,你们男生永远不会真正理解女孩的内心神笛陶艺村。”酒德麻衣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路明非,自顾自地说道。
“你在担心你师姐。”她突然冒出一句让路明非猝不及防的话。
“不是。”路明非嘴硬,他努力地辩解道,“其实不光是师姐,还有师兄……”
“那个师兄真的对你那么重要?你确定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路明非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解释说:“师兄是好人。”
“说真的,要不是老板坚决相信你是无辜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得了精神病。”
路明非很难过,自从他从婶婶家出来,就有一种天下之大竟没有一处容身之所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现在犹如一只丧家之犬,在世间孤独的徘徊流浪。
酒德麻衣仿佛看穿了路明非的心思,轻声说道:“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放心,你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她又补充。
兰博基尼渐渐地离开居民区,驶上了高架。
路明非平静地看着窗外飞速转换的景象。
“最后看看这座城市吧。老板说你这一去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要去哪?”路明非茫然地问道程氏爱鸟。
“日本。”
诺诺拍拍手,回到病床边。
“我们走吧。”她对芬格尔说。
“等,等,等一下,师妹。”芬格尔傻眼了。
“我想等路明非亲自来解释。”诺诺淡淡地说道。
“我去,师妹,你这是在包庇懂吗,就算小路是你小弟你也不能这样,毕竟他是叛徒……”芬格尔苦口婆心地劝道。
“不,路明非是我小弟,他出了事我负责。”诺诺想明白了,既然赶不走傻猴子,那就干脆带着它一起闯荡天下好了,不论他大闹天宫还是斩妖除魔,亦或者是为了她自己那个不可告人的理由……
卡塞尔学院,中央控制室。
“冰窖已开启。液氮浓度80%,机器运转正常。”冰冷的女声回荡在控制室。自从“龙渊”计划实施后,EVA便代替诺玛掌控了整个学院。
中间的大屏幕上传回冰窖中的画面,几个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仪器。
EVA全程监视里面的一举一动,一旦有误差,就会立即修正数据,制定出相对应的措施,以确保万无一失。
与此同时,十几位校董通过网络实时观看整个过程,随时向学院下达命令。
施耐德坐在木质的靠椅上,一声不吭地盯着屏幕。对于放出冰窖里的“怪物”,他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只能听从校董的命令,负责整个的开启过程。
“你真准备把冰窖里的东西放出来?”一个人走到他边上坐了下来。
“我只是服从校董的安排,曼施坦因教授。”施耐德冷冷地说道。
“让过去的学生抓捕现在的学生?”曼施坦因情绪激动,“愚蠢!他们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
“你应该冲着校董那些老爷们发火。”
“当初这个计划是谁提议的。”曼施坦因忍着怒气问道。
“凯撒·加图索。”
“这个疯狂的想法其他人同意了?”
“校董一致同意了。”施耐德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手卷香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剧烈的咳嗽从氧气面具下传出。“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还是躲避不了啊。放出冰窖里的的那些东西,意味着离重新调查格林兰事件也不远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曼施坦因拍了拍施耐德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转身离去。
“是福也说不定。还有你的中文说的越来越好了啊。”施耐德望着曼施坦因的背影自言自语。
“抱歉副校长,原谅我的不请自到。”校长办公室,阿卜杜拉·阿巴斯,前任狮心会会长,坐在红杉木椅子上,破损的手工办公桌上摆了两个高脚酒杯和一瓶红酒。
“听说您喜欢喝酒。”他把其中一只杯子推到副校长跟前。“1980年的Petrus,产自法国柏图斯庄园。”他晃晃手中的酒瓶,把标签亮出来。
“你们想都别想。”副校长双手撑在桌上站了起来,瞪着一双眼睛怒视着跟前的人,其架势就像一头随时准备攻击的公牛。要不是出于礼貌,估计他早就冲上去干翻阿卜杜拉了。
“鉴于您之前的行为,校董会暂时还不放心让您自由行动。”阿卜杜拉打开红酒,帮副校长和自己各斟了半杯。“不过,只要您暂停冰窖里炼金矩阵的运行,他们可以考虑解除对您的软禁。”
“滚吧,我不会同意的。”副校长往地上啐了一口道:“校董那些老不死的就喜欢搞事。”
阿卜杜拉端起酒杯朝副校长敬酒,“我听说只要您同意,他们还会颁发给您校长的头衔。”
副校长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好酒上门债,就像站在法式田园中嗅着清甜的果实……”
阿卜杜拉笑笑:“您真幽默。”
“虽然我很想当校长……可我不能辜负昂热啊中华民国颂。”副校长仰头把红酒喝尽,又端起酒瓶倒满一杯。“你们尽管开启冰窖吧,但是没有我的帮助,你们谁也别想取出那些怪物!”
阿卜杜拉脸色有些难看,他用略带强硬的语气说道:“副校长,我只是按命令办事而已。至于您不同意,我想,校董会有办法的。告辞。”他霍然起身,朝着门外走去。副校长也没阻拦,只是苦笑地摇摇头。
大门啪地带上,剩下副校长一人在办公室独酌。他端着酒杯看向对面的椅子,若有所思。
门外,阿卜杜拉冲站在两侧的人摇摇头,示意谈判失败,大家叹了口气。
“看住副校长。”阿卜杜拉凑近小声地叮嘱两人。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点点头。
阿卜杜拉随后一头扎进走道,消失在黑暗中。没有人发现,此刻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眼底的金色闪过即逝。“弗拉梅尔导师。”他轻蔑地说。
冰窖,身穿白色防护服的技术人员对几个铜黄色的金属罐进行升温处理,指示盘上指针缓慢晃动着向红色区域靠近,最终停在500℃的位置,整道工序的最后一步顺利完成。
阿卡杜拉所长举起双手做欢呼状,如果不是厚厚的玻璃面罩挡住了整个脸部,估计他会扯着嗓子吼出来。
历经十几个日夜,他们终于攻克了技术上的难关,这确实是值得他们高兴的一件事。所有人员蹦跳着,互相拥抱,有几个人竟然还跳起舞,虽然那舞姿有点触目惊心。
EVA通过远程监控记录下整个画面,并且传到了各个校董的电脑屏幕上。
紧盯着电脑屏幕的十几张脸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抽搐。
学院的校风是该整整了,这是所有校董此时的想法。
眼下就差最后一步了,所有人都静静等待着消息的传来。
屏幕上的视角从冰窖切换到英灵殿会议厅,一张棕色的脸展现在所有人面前,阿卜杜拉·阿巴斯。
“抱歉,各位校董沙妮文森。”他说,神情显得有些失落。“我办事不力,与副校长的谈判失败。”
“给我接线弗拉梅尔,我要跟他聊聊!”有人沉不住气,朝着话筒大吼,声音通过海底电缆传到大洋彼岸的学院,回荡在空旷的会议厅。
“我们能否想想其他办法?”阿卜杜拉询问道。
“如果劝不动弗拉梅尔,那我们其余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暂停那个炼金矩阵。在这方面,没人可以企及弗拉梅尔绝配男女。”贝奥武夫摇摇头,语气中流露出些许无奈。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等了。”所罗门王说道。
“多派些人守在冰窖的入口处牛金禄,防止有人进入。”一个年轻的声音插了进来,凯撒·加图索,加图索家现任代理家长。
凯撒全然不顾其他元老的反应,继续说道:“EVA,把聊天视频打开。我要和阿卜杜拉当面说几句。”
星星点点的碎光徐徐地从画面中散开,最终在右下角汇聚成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女。“您好,又见面了。”EVA朝他招手。
“师姐你好。”凯撒极不情愿地回应道。自从他接管象征校董权利的白卡后,每次插卡登录特制的界面都会出现这个少女图像作为引导。但让他郁闷的是每次见面这个少女总要自己喊她师姐。
EVA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随后消失在右下角。
白色的网页已经切换成中世纪风格的会议厅。
凯撒把视线移向正中间。隔着屏幕,阿卜杜拉点点头以示招呼。“情况不妙。副校长不同意。”他说。
换作平时恐怕没人敢对加图索家的继承人这么说话,何伊娜阿卜杜拉的态度让凯撒有些不爽,但这种情况下显然不适合发作,他僵硬着脸问道:“我能否找他谈谈?”
“恐怕不行。校董现在将副校长软禁起来,任何人与他交谈都要经过批准。”
“连我也不行?”凯撒皱眉。
“不行。”阿卜杜拉语气坚定。
凯撒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片刻,最终妥协,“好吧。”
“好吧?”
“没错。”凯撒怂怂肩。
“这不符合你的做法。”阿卜杜拉笑道。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凯撒反问道。
“唔,你可以选择与他们干一架。”
“你是认真的么。”凯撒满脸黑线。
“开个玩笑。”
“想不到以严肃著称的狮心会会长也会开玩笑。”
“请不要用反讽的语气说话。”阿卜杜拉不满。
“那不是反讽。”凯撒纠正道。“还有,你那张一本正经的脸我看着很难受。”
“……”阿卜杜拉憋了几秒钟,紧绷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找不出其他的话反驳凯撒,只好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吧……的确有点,我认输。不过仅此一次。”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凯撒忽然问道。
“嗯,怎么了?”
“我现在已经到达路明非的家乡,不过奇怪的是,这里完全没有元素乱流的迹象。”
“不可能!”阿卜杜拉语气坚决地反驳道。
“我也不相信,不过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发现这里仅仅是一个很普通的城市。”
阿卜杜拉托着下巴沉思许久,过了一会他抬起头说道:“这里面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霍地站起身,隔着屏幕对恺撒说道:“在那里等着我,我现在就出发。”
日本,东京。
回到这座熟悉的城市,路明非有些恍惚程铁环,深藏在记忆中的人和事又逐渐浮现在他眼前。
尤其是那个女孩。
“哥哥你看,东京真美。”路鸣泽走在前面不断发出赞叹声。
“是啊,真美。”路明非附和道,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忧伤。
刚到日本,路鸣泽就拉着他出来,美其名曰欣赏风景。
可是路明非没有这个心情,一堆事情像大山一般压在他身上使他喘不过气来。如今故地重游,路明非觉得更加压抑了。
“哥哥你很不开心。”路鸣泽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
“没有。”路明非果断地回答道。
“不,哥哥你骗人。”路鸣泽指指自己的胸口处,“我能感觉的到。”
路明非叹了口气,说道:“随你怎么想吧。”
“哥哥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你的生命呢危险美学?”路鸣泽一改往日嬉笑的面容,严肃地问道。
“鬼知道,反正你不会做什么好事,总不可能用我的命去实现四个现代化吧。”
“只要哥哥你想,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实现啊。”路鸣泽轻笑。
“滚啦。”
“为什么哥哥你至今还是不肯承认呢。”路鸣泽托着小脸,好奇地看向他。
“什么?”路明非不解。
“你明明强得可怕,却非要做个**;明明是一个咆哮世间的怪物,却非要收起爪牙当一个小熊猫……哥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啊。”
路明非迷惘的脸上露出呆滞的神情,路鸣泽紧接着说道:“哥哥,赶紧醒过来吧。人类,是不能信任的……”
他走到路明非跟前,用手轻轻按在他的的额头,一股温暖的力量如细细的涓流,缓缓注入他的体内,路明非只觉得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他忍不住用力推开路鸣泽,但是路鸣泽的身躯仿佛固定住一般。
“你在干嘛。”路明非叫道。
“我在觉醒你的血统。”路鸣泽回答道。
“我本来就没什么血统好吧,你赶紧给我停下。”路明非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路鸣泽到底在搞什么鬼,万一把自己弄成智障怎么办。
路鸣泽没有理他,继续不断地往路明非体内注入力量。
“妈的。”路明非暗骂盛唐刑官,却又无可奈何。
当最后一股力量注入路明非体内,路鸣泽轻轻松开了手。
“哥哥,好了哦。”路鸣泽提醒道。
路明非晃晃自己的头,除了有点晕之外,好像没有什么不适,并没有像一开始那么疼痛。
“要是有什么后遗症之类的你得对我负责啊东方玉梅。”路明非警告说。
路鸣泽嘴角扬了扬没有接他的话。
“愚蠢的哥哥……”他在心里说道。
未完待续
觉得写的不错的话,给我推荐一下吧,或者赞赏一个!
你的支持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 上一篇 下一篇 »
文章归档